知道我在美國當外勞的人問我,遇到種族歧視的時候,都怎麼回應?

其實,我並不知道自己有沒有因為「種族」被歧視過。不過,我可以分享一些經歷,你們自行判斷我是不是被歧視了。

我在美國的第一份工作,是在華人的公司,同事多半跟我背景類似;直到進入第二份工作,我才成了公司裡「少數」的亞洲人。

剛到公司上班的時候,就像劉姥姥進大觀園,除了每樣事物都新奇之外,感覺上也完全脫離了之前的華人圈子。

我記得第一天上班之前,又期待又怕不適應,因為這畢竟是我第一份全英文環境的工作。老公告訴我,對美國人來說,亞洲人都有一種神秘感,所以一定要先釋出善意,最好的方法就是保持笑容,別人才能卸下心防。就這樣,我養成了一見人就傻笑的習慣。而且,我後來發現臉上保持微笑,自己也不知不覺的會維持好心情。

公司裡的倉儲經理是美國退役軍人,長得一付撲克臉,我沒有看過他笑。他在倉庫裡,自己有一個透明窗戶的辦公室,我常常在經過的時候,看到他在裡面對員工訓話,氣氛總是很緊繃。

結果有一天,這樣的狀況臨到我的頭上。

一位在倉庫工作的同事跑來告訴我,倉儲經理因為取樣的問題,向我部門的同事大發雷霆。因為取樣的事情歸我管,所以我也趕緊到倉庫去看是怎麼回事。

一到現場,倉儲經理就好像看到冤親債主似地對我劈頭大罵,只差沒有動手。我靜靜的站著,一句話都沒有回。

等他罵完走人之後,在一旁圍觀的同事問我:「Why don’t  you fight back? Why do you let him treat you like this?」(你為什麼不反擊?為什麼就這樣讓他罵你?)

老實說,我是抱著解決問題的心態到倉庫去的,也很認真的在努力聽懂他為什麼生氣,因為這樣,我沒有太注意他的態度。

後來我發現,他自己也說不清楚生氣的原因。所以,我覺得是他自己情緒的問題。和有情緒的人吵架?我才不想被瘋狗咬。

所以,面對旁觀的同事的問題,我也只是笑了一下。

第二天,人事部門知道了,把我找去,問我有沒有事,我說沒事。因為倉儲經理雖然沒有像其他同事一樣,對我那麼親切,但兇我也確實是頭一回。

之後,這位倉儲經理每次看到我都面有愧色,我明白,「對不起」三個字他說不出來,但我知道他心裡明白,我沒有計較他那天的不當言行。

很多人生活不幸福,累積了很多負面情緒,整個人就是一台垃圾車,等著哪個倒楣的人經過,就倒在別人身上,我估計他是這個情況。

其實,他是男性白人,我是亞洲女性,他沒有理由地罵了我,是個很符合「種族」(或性別)歧視的場景,但我並不想這樣處理。

我一直覺得,有人在的地方,就會有歧視的問題,只是表現方法文明與不文明罷了。更多時候,只是雙方心態的問題。我從來就不覺得,身為一個亞洲女性,是一件「應該」被歧視的事。如果有人因為這個身分歧視我,是他有問題,不是我有問題。既然問題在他身上,那我操什麼心呢?

所以,對我來說,「歧視」從來不是問題。

Francis Liu

Francis Liu

美國安麗紐崔萊廠商管理工程師

從小想去流浪,但從來沒有勇氣離開家,因為是個大路癡。後來從事著一個全世界跑的工作。

希望自己不食人間煙火但卻選擇食品專業。

剛好家裏有剩一筆錢所以出國唸書,不小心嫁到美國所以過著異鄉人的生活。

常覺得人生不要太累,只要有正面的想法,即使隨遇而安,一定有貴人相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