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一直覺得,很多時候,是否遭人歧視,要看自己的心態。

以下要講一個我老公「意外歧視別人」的故事:

有一天,老公回到家,告訴我一件事。他說在加油站的時候,一個黑人過來向他要錢,老公身上沒有現金,所以告訴他身上沒有零錢。

結果,黑人很生氣的說,你是因為我是黑人才不給錢的吧?你歧視我!

老公只能不置可否。

也許不能怪這個黑人,他可能在別的地方受到太多歧視,所以已經習慣歧視自己。在和別人交流的過程中,不知不覺就把生活中負面的東西都歸咎於歧視,因為他想不到更好的理由。

這其實比他可能受到的歧視更叫人難過。

我不否認歧視的存在,但更多時候,只是覺得被歧視的人自己玻璃心罷了。而且,即使真的有歧視存在,也是一個沒有辦法馬上改變的心態。畢竟,改變別人,從來沒有比改變自己來得容易。

我和一些朋友討論過歧視的問題,發現年紀很小就移居美國的人,種族歧視的陰影比較大。這是可以理解的,在人格建立的時期,會特別在意外界對自己的看法。如果在這個時侯,又有適應新文化的壓力,加上求助無門,歧視當然會在心中留下深刻的烙印。而且,即使長大了也很難抹滅。

而我,是研究所才來美國念書,在台灣已經養成厚臉皮的「修為」了。加上年紀比較大,對自己比較有自信,也較能看得出問題的癥結。

所以我有了下面這樣的反應:

我曾有個討人厭的主管,是從美國中西部汽車公司離職,到我們公司來的。他有著中西部人的大美國主義,對其他國家的文化完全不感興趣,還喜歡叫同部門的女性同事「my girls」(他又不是媽媽桑),常惹來我的白眼。

有一次年終評估,他告訴我:「You have an excellent year on the performance but you have to improve your business English.」(你今年表現得很好,但商業英語要加強)

其實,我完全同意他說的,但針對他在跨國公司當主管,卻不用心了解不同國家的文化這件事,我決定給他碰一個軟釘子。

我告訴他:「I think my English is a little better than your Chinese?」(我想我的英文應該比你的中文好一點吧?)

他問我:「Why Chinese?」(為什麼是中文?)

我說:「China is our biggest market, you don’t think you should spend some time on learning the language?」(中國是我們最大的市場,你不覺得應該花點時間去學嗎?)

幸好,公司真的有自由開放的氣氛,我才能這樣以下犯上(用好聽的流行術語,是managing up:向上管理)。

當然,我並不是說人一到了美國,就要把在台灣學到的「溫良恭儉讓」放在一邊。但在面對人際關係的衝突,如何把自己的不滿,用對方可以接受的方式,有態度又不失優雅地表達出來,也是我們一輩子要練習的課題。

Francis Liu

Francis Liu

美國安麗紐崔萊廠商管理工程師

從小想去流浪,但從來沒有勇氣離開家,因為是個大路癡。後來從事著一個全世界跑的工作。

希望自己不食人間煙火但卻選擇食品專業。

剛好家裏有剩一筆錢所以出國唸書,不小心嫁到美國所以過著異鄉人的生活。

常覺得人生不要太累,只要有正面的想法,即使隨遇而安,一定有貴人相助。